世烟

全职主韩叶喻黄。
阴阳师原著和电影版晴博。
爱好强强,所有CP一律攻受双担,不攻控不受控。只是个人口味偏好受撩攻,可以当我对主流有逆反心理。
日常觉得黑历史就删文。
沉迷架空,沉迷双性转。

【晴博】不知忆我因何事

#原作同人。短小的日常。OOC属于我。

#……也许我该放弃原著风。文风依旧是试图仿原著然而崩掉的状态。

#今天博雅打直球了吗?没有,但他身体力行了。今天他们谈风花雪月和人生了吗?没有,他们谈的是情。

荒芜丛生的庭院里,枯萎的植物还一片颓然凌乱,却可以看出来丝丝绿意暗生。

已经是春天了。

东方天际才稍稍泛白,朝露未晞,草木的气息在晨时格外清冽。

博雅在惯常和晴明喝酒的走廊独自坐着。

庭院里只有他自己,晴明不在,那些总是躲起来的式神也不见踪迹。

他手边摆好了酒杯和点心。不知道是哪个式神发现他在拿出来的。

很奇怪。博雅想。他清楚这是一个梦。

他有些日子没有去晴明的庭院了。

前段...

【晴博】来时路

#原作同人,混杂电影剧情与设定。

#晴明私设永生。

#也许算虐。应该是BE,虽然我觉得也可以算HE。

#文风除去少许对话和原著已经毫无关系。

#人物死亡暗示(包括非正常死亡)。但是不往这方面理解也可以。

博雅发现自己正走在去晴明庭院的路上,带着叶二,提着香鱼,未跟来随从,和平常没什么差别。

他早已知晓戾桥下住着晴明的式神,所以走到桥头就开始喃喃自语。

“晴明应该在家吧……”

庭院刻着桔梗印的大门在他靠近的瞬间自动打开,满院的草木清香中参杂着淡淡栀子花的气息扑来。晴明的庭院从来不怎么打理,各种植物肆意生长,此间主人的性情莫名相契。不过没看见晴明。

“不在吗?”

博雅走到廊前,...

【晴博】护

#原作同人,蜜虫参照电影。

#懒得考据所以原创人物背景模糊掉了,咒的部分基本瞎掰,文风模仿原著失败相当矫情。

#一对原创百合预警。

重温电影听见那句“怨恨可以化成咒”心想那爱也可以吧就有了这篇文的脑洞。
故事并没有说完,觉得有点无从下手就先断开了,其实重点只是博雅的直球而已后面也无所谓了【不是。

没那个文笔和脑子想写原著风简直是自虐,还要辣一下别人的眼睛。

才入夜没多久。

雪已经停了,月色堪堪透过才散的乌云,庭院早就被柔软的白色铺满,此刻显得格外明亮。

地上被凋尽了叶子的樱花树分割出一片片银色的清霜,比起白昼温柔也冰冷许多的光影因为微不可查的风变幻莫测。

晴明与博雅正在看雪...

【秦林性转】总要被老师秀恩爱(生贺)

@一个严肃的耍流氓小号 流氓宝宝生日快乐,笔芯。
#性转百合注意,系解教授秦茗x英语老师兼导员林绦。大宝是秦茗带过的学生,同性转,是个男神,有私设CP。
#一切设定来自我自己的了认知,医学院据说和别的大学不是很一样……?
#因为是生贺所以流氓宝宝全程在线抢戏,或者说就是流氓宝宝的视角……?
#OOC属于我。

一、

本节英语课的进程快结束的时候,看着比下面学生还要学生的老师突然问:“你们下一节课是系解?我看看时间……嗯,我们四十就下课,免得你们迟到了。”

底下一个比较外向的女生举手:“老师,我们秦教授很可怕吗?学长学姐都说我们遇上她很惨。”

“哪啊,老秦不吓人,就是认真了点。”林绦笑起来,“她带...

【明涛】奇迹

#梗源自群里聊天。
#网剧背景私设众多的糖。不就是官方虐吗。我们自己吃糖。
#OOC我的锅,逻辑有问题见谅。
#这次注意了一下排版……之前的看着会不会有点累?我回头会都修改一下。

秦明赶到医院的时候林涛的伤势已经处理好了,正坐在病床上很无奈地接受同事们的关心。

“就一点皮肉伤你们至于吗?”

他手底下一个小刑警嘟囔:“秦科长在这里你就不敢这么说。”

恰巧这时林涛看见站在病房门口面无表情的秦明,抬手敲了一下小刑警的头:“还真是乌鸦嘴。老秦你来啦,我真的没事儿,就是破了点皮。”

秦明扫在场众人一眼,皱眉:“都出去,病房里别堵着,影响空气。”

……你是法医你说了算。一干人等井然有序地退了出...

【秦林性转】纸伞(性转百合注意!)

#性转注意!百合注意!女体秦茗x林绦的糖。
#想一想会手工的林绦也敲可爱对不对。
#OOC属于我。
#和第一篇性转的设定不一样。私设秦茗失去双亲后被林家收养。

其实秦茗很多时候,雨夜都是有人陪着的。
小时候林妈妈抱着她,给她哼唱温柔的催眠曲;林绦乖乖地依偎在旁边,小心地牵着秦茗的手,总会早早睡着,呼吸声小小的,却并不会被轻轻的曲调掩住;最后两个小姑娘头挨在一起手拉着手熟睡占了半个床,林妈妈就把被子给她们盖好,自己在另一边牵挂着浅眠。
后来大了点,两个姑娘都有了自己的房间,林绦就在每个雨夜抱着自己的枕头跑来秦茗房间和她挤一个被子。比她小一岁的姑娘和小时候一样喜欢抓着她的手睡觉,睡着后不像醒着时那样...

【明涛】百年

#梗源《天才在左,疯子在右:永远,永远》
#我确认这是甜的。
#OOC以及对老人的心态理解不足见谅。

我在大陆同性婚姻合法化六十年时做了一个合集,采访了许多最早登记结婚的同性合法伴侣过去的故事。
他们年纪都很大了,八十多岁乃至百岁老人都有。有些双方健在,有些却是二人都已经逝世,也有许多是只留下一人,当然,还有些早就分开的,我也没有刻意去寻找,只是有几位老人知道了我的采访计划,主动联系我想要讲一讲年少分离的爱情。
这一切中有一个例外。
计划的时候,我是最想要采访他们的,因为他们的故事哪怕只是外人寥寥得知是几分也足够动人,不过出于地理原因,我把他们放在了中间。
然而中途出现了意外。就在...

【韩叶】旅人

#梗源《时间旅行者的妻子》
#OOC有点严重。总觉得少女心和琼瑶风满满。
#主要描写年迈时期的两人,还有死亡描写。但是都白头偕老了我觉得是甜。
#为了互动强行无视一些常识,故事背景模糊化,不要纠结和原著有细节差异



“你这个样子真难看。”叶修眨眨眼想让视线清楚些,伸出手碰了一下病床上老人的脸颊,“现在真是……‘老’韩了。”
“哭什么。又不是见不到我了。”已然接近死亡的人声音虚弱,语调却和当年一样硬气。陌生中的熟悉感反而更令人心酸。
叶修扯了扯嘴角说还逞强呢……我在哪里?
“被沐橙家的丫头哄去帮忙改稿子了。”韩文清闭着眼,握着属于二十七岁的叶修的手,比叶...

【韩叶】趁梨花

#两个人都是文、人。对,文人。这个神奇的设定有任何不适……呃,我的锅。
#OOC警告……这次是人物和文风一起崩。
#总之,最好慎入……后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。

春色初染,重山掩映翠意,悠然清风吹落几片雪白的梨花,飘过简陋木屋,停在屋前独立的黑袍文人肩头。
正欲抬手拂去,便被人由身后拦住,来人抓住他手腕,绕到他身前,笑道:“莫拂。此景可入画中,若论风雅,实在不宜破坏。”
青年披着长发,一袭魏晋大袖长袍,言语听上去一本正经,眼中笑意却是掩不住的戏谑,懒散模样和友人的一丝不苟截然不同。
韩文清皱了下眉,也真没有再理会肩头的梨花:“胡闹。别乱作诗。”
叶修顿时笑出声,斜挑...

【韩叶】茶

#依旧OOC警告,尤其是最后部分自觉非常OOC
#这次抢镜的是乐乐
#老韩这次在最后出现了一点点
#一个(不打算写的)长篇AU的背景下的小日常?

在叶修和韩文清在一起之前,虽然有一群和自己八字不合的小妖怪以及吵得人头疼的一个二货,叶修还是经常会去霸图那边坐坐的。
表面理由……大概是那边的茶不错?
他们山上根本没有四季这个说法,景色全凭个人喜好,但霸图那边毕竟有一个张新杰在,除了张佳乐自己那一小块地盘一直是百花盛开——而且是根本不同时期的百花——完全和外界应有的四季轮转一致。
虽然叶修自己的地盘完全随心,但他一向偏爱自然四季下生长的茶,霸图那边的茶,自然是更合他

【韩叶】重置

 #OOC警告,我尽力了然而还是……
#伞哥实力抢镜
#老韩全程未上线

时间重置这个理论应该是已经被推翻了的,我就是觉得有意思就拿来写东西了,并且加入了不少自己(很可能是错误)的理解和为了情节而强行加入毫无科学依据的设定。
而且这是无意中翻出来很早的脑洞,细节忘记了,收尾忘记了,因为答应了别人于是填了出来,后面有些生硬画风时不时突变……见谅_(:з」∠)_……


自从去Q市旅行过后苏沐橙一直对防火特别上心。
说是因为当时目睹了一场火灾,倒不是被那次大火吓到,而是……怎么说,她亲眼看着消防员冲进去,然后有好几个,再也没出来。
苏沐橙有一个小习惯,她每天都买报纸,把感兴趣的值得纪念的东西剪下来贴到日记...

©世烟 | Powered by LOFTER